糖醋蛋黃魚

隨緣產糧
年更lof主
慢慢填坑

© 糖醋蛋黃魚
Powered by LOFTER

捡到的龙崽说要我做他的伴侣,怎么办,急,在线等





一发完

龙族凛月x魔法师泉

其实也没怎么描述世界观

角色是官方的,ooc是我的


我流凛泉就是酸爽








 







1.

 

 

濑名泉是在自家的干草堆上发现那只纯黑的龙崽的。

 

 

鬼知道他家为什么会有龙崽哦。

 

 

2.

 

 

那只龙崽在干草堆上睡得正香,濑名泉想摸摸他,却因为担心他会突然跳起来咬自己一口而犹豫着。濑名泉咬咬牙,手一伸,就摸上了龙崽头上的角。

 

 

结果龙崽脑袋一扭,嘴巴一张,叼住了他的手指。

 

 

该死的好奇心。

 

 

濑名泉被吓个半死,发现手指上传来的是温热的触感而不是痛感,他这才冷静下来。

 

 

该怎么办呢,这下子就很难办了。濑名泉就这样盯着黑龙崽,蹲着思考了很久,而龙崽就这样含着他的手指继续睡。

 

 

真麻烦啊。

 

 

濑名泉抽出自己的手指。

 

 

黑龙崽咂咂嘴,睁开了红色的眼睛,扇扇自己的翅膀,一整只龙就这样撞进濑名泉的怀里。濑名泉被撞得一屁股坐到地上,不知所措地看着怀中还发出哼唧唧的龙崽。

 

 

......超烦人的好吗。

 

 

说着超烦人,濑名泉还是认命地抱起龙崽。

 

 

3.

 

 

嘶——

 

 

濑名泉倒吸一口冷气。

 

 

抱着龙崽,一瘸一拐地走回自己家。

 

 

蹲太久,腿麻。

 

 

4. 

 

  

实际上黑龙崽很乖巧,并没有发生濑名泉脑内所想一系列鸡飞狗跳的事情。

 

 

整只龙都特别的乖,吃饭不挑食,放到嘴边就一口吃了,就是偏爱肉类和甜的。洗澡叫伸爪爪就伸爪爪,叫抬腿就抬腿,濑名泉给他搓背时,脑袋还一晃一晃,被搓得舒服了还会哼唧两声。

 

 

老是在濑名泉制作魔药的时候,晃悠在他身边,时不时还露出肚皮看着他。

 

 

濑名泉你要忍住。要用你傲人的自制力控制自己,这种不入流的引诱是无法打败你的。

 

 

他眼神往龙崽身上瞟。

 

 

龙崽眨巴眨巴着红色眼睛看着他。

 

 

手指动了动。

 

 

龙崽眯起眼睛,朝他哼哼。

 

 

濑名泉放下手中的草药,拿起布擦擦手。

 

 

然後面无表情地蹲下来,挠起了黑龙崽的肚皮。

 

 

该死,没人说过龙会这么可爱啊。

 

 

5.

 

 

黑龙崽从不在自己家里面乱飞乱捣蛋,最爱的事情就是睡觉和窝在濑名泉的怀里睡觉。

 

 

不算特别麻烦。濑名泉摸着龙崽的肚子想.

 

 

 

 

 

但他能不能不要和我睡一起啊。

 

 

再一次被龙崽压醒的濑名泉,抓了抓自己乱翘的灰发。

 

 

龙崽头朝床外,整只龙都趴在他身上。濑名泉不禁叹了口气,把龙崽往床里面挪,就怕他摔下床。

 

 

 

6.

 

 

知道龙崽全名叫朔间凛月的那天,是濑名泉每月一次外出去城镇卖药和购物的一天。

 

 

 

 

 

作为一个通晓药理的魔法师,濑名泉就靠着制作魔药来吃饭。

自己住在远离城镇一个小森林边上,每天做做魔药,耍耍魔法,跑进森林里摘摘草。日子虽然枯燥了一点,但对于不喜热闹人群的濑名泉来说,这样的生活是最理想的。

 

 

即使生活理想,没钱也依旧活不下去。

 

 

所以他每个月就带上当月所做的魔药拿去城镇卖,然后就拿着钱购买接下来一个月所需的物资。

 

 

原本一个人生活而需要的物资不多,何况他是一个素食主义者,肉也不买,草药也没有自家隔壁森林里的质优。

 

 

但自从把龙崽捡回家后,濑名泉每月的购物清单上都会多了不少各种肉类。

 

 

 

 

 

那个长得很漂亮的药师开始买肉了,你看他就在那边买肉干。

 

 

我听说药师先生好像养了宠物。

 

 

怪不得怪不得。

 

 

 

 

 

濑名泉拿过肉干,清点起今天买的东西。

 

 

宠物……我想我是养了个祖宗吧。

 

 

他叹叹气,回家。

 

 

 

 

 

然而就在他打开家门的时候,他捡回来的祖宗不见了。

 

 

7.

 

 

“你是谁。”

 

 

濑名泉脸色臭臭地看着个黑发红眼的小屁孩坐在凳子上,吃着他出门前给龙崽准备的糕点。

 

 

小屁孩咽下口中的糕点,对着濑名泉傻兮兮地笑了起来。

 

 

“我叫朔间凛月。感谢小濑这段时间的照顾☆~”

 

 

“哈?”

 

 

朔间凛月光着小脚丫啪嗒啪嗒地在地上跑过来,抱着濑名泉的大腿就不放手了。

 

 

他仰着头看着濑名泉。

 

 

“不过接下来也要麻烦小濑啦”

 

 

濑名泉低头看他......额头上的一对小角。

 

 

哗啦——

 

 

吓得濑名泉连肉也掉了。

 

 

 

8.

 

 

“所以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濑名泉抱着被他拿黑斗篷包着的朔间凛月坐在椅子上,手里还拿着肉干喂给他吃。

 

 

“一醒来就看见小濑在我面前了。”

 

 

“那为什么一开始不就化形。”

 

 

“因为力量没有恢复。小濑~我还要吃。”

 

 

濑名泉捏捏他肉肉的脸,“不吃,今天的份都吃完了。”

 

 

“诶~”奶声奶气的。

 

 

 

9.

 

 

化了人形的朔间凛月与未化形时期相比,也没什么不同,依旧是喜欢睡个天昏地暗,喜欢吃甜的,喜欢黏着濑名泉。

 

 

视线从满是字符的书面上转移到头枕在自己大腿睡觉的朔间凛月身上。

 

 

比起龙,更像一只熊啊睡间。濑名泉摸起了朔间凛月后颈那块稍长的发尾,手指卷绕着柔软的黑发。

 

 

殊不知,自己眼里是鲜少的柔和。

 

 

10.

 

 

一人一龙的生活过的平淡却又让濑名泉感到充实。

 

 

对于濑名泉来说,原本照顾人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何况是要照顾一条不明情况的龙。但濑名泉现在却觉得照顾朔间凛月也挺不错的。至少他的屋子里不再是他一个人。

 

 

即使是超凡脱俗,不食人间烟火的魔法师濑名泉,独自一人生活或许不觉得会感到孤独,一旦与朔间凛月开始同居生活,要回到独自生活的状态实在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当然,濑名泉从来就不会承认自己会感到孤独。

 

 

11.

 

 

被小小只的朔间凛月抱着躺在床上的濑名泉问过他个人的情况。

 

 

却被告知朔间凛月原本就是一只强大的成年龙。

 

 

只是一不小心喝了兄长制作的药物,无论身体还是力量都变回了幼体阶段,甚至还无法化成人形。还恰好为了躲避兄长的魔手而跑进好友的传送阵,传送到未知之地。

 

 

显然,未知之地便是濑名泉家,的草堆。

 

 

彼时的濑名泉看着朔间凛月稚嫩的脸,听着他软糯的奶音,并没有把他的话太当做一回事,用他一贯带有清冷的声音说着知道了知道了。毕竟朔间凛月现状实在是没有什么说服力。

 

 

 

 

 

小濑真漂亮~

 

 

男人不能用漂亮形容吧

 

 

诶,我想找像小濑这么漂亮的人当伴侣

 

 

......

 

 

不过我见过最好看的人也只有小濑啦

 

 

小濑干脆当我的伴侣吧

 

 

...快睡觉小熊,不要乱想些有的没的。

 

 

呼呼~

 

 

濑名泉没好气地看着朔间凛月,小屁孩讲什么伴侣,真是的。

 

 

 

12.

 

风在吹,水在流。日子也一天天的过去。

 

 

濑名泉掐指细数,他与朔间凛月共同生活已经过了一年。

 

 

朔间凛月额头上的两个小龙角早就消失,身上的肉也悄然不见,身体似乎一下子就纵向拉长了。

 

 

就连脸上的肉肉也没剩多少,实在是太可惜了。濑名泉叹气。

 

 

看着他从只能抱濑名泉大腿的小屁孩长成能恰好将脸埋进他胸口的小少年,这令濑名泉有种自己的孩子终于要长大的错觉。但他依然不知道为什么朔间凛月那么喜欢在睡觉的时候把脸埋进他胸口,毕竟他的胸口并没有女性胸前两坨肉的触感舒服。

 

 

13.

 

 

这段时间恰逢雨季,森林里喜好雨水的药草正长得茂盛。

 

 

濑名泉已经连着好几天进森林采草。

 

 

今天出门濑名泉忘了看水晶球里的天气预报,没带防雨道具,在下雨前没赶得及回家,淋了个透心凉,进了家门口头发还滴着水。

 

 

魔法师的身体体质是好是坏还得看个人日常的锻炼。像濑名泉这种隔个几天又跑去森林里探险的魔法师,身体素质更是杠杠的。

 

 

很少生病的魔法师,因为淋雨而生病了。感冒咳嗽发烧一串的病还连着来。让濑名泉苦不堪言。还要担心家里那只龙有没有照顾好自己,也没有想过朔间凛月会照顾自己,心里想着自己需要多久扛过去。

 

 

无论内心戏有多么足,濑名泉也没法细想,他烧到脑子都迷糊了。

 

 

难受,实在是难受。

 

 

感觉脑子里都是浆糊,粘稠得要死。

 

 

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

 

 

却又迷糊地感受到额头上传来冰冰凉凉的舒服触感,还被半抱起,喂了不少温热的米粥。

 

 

是谁呢......

 

 

14.

 

 

烧了好几天的濑名泉退烧了。

 

 

而朔间凛月终于松了口气。

 

 

 

 

 

“小濑是笨蛋吗,连雨具都不带。”

 

 

刚睁开眼睛的濑名泉听到朔间凛月的低喃,意义不明地哼了一声。

 

 

“啊...终于醒了,小濑还有哪里不舒服吗。”红色的眼睛专注地看着他

 

 

毫无防备的濑名泉就这样撞进了那片易醉的红酒海。

 

 

“......沒有,好很多了。”不自然地扭过头。

 

 

“那就好,呼呼~要不要先洗个澡?还是先吃点东西。”朔间凛月松开一直与濑名泉十指紧扣的手,转头就进厨房。

 

 

濑名泉躺在床上看着修长的身影在有些狭小的厨房里忙前忙后。

 

 

或许是被他眼里的暗藏的担忧给惊醒,濑名泉猛然发觉朔间凛月原本就不是一只被人照顾的幼龙。

 

 

并不是没想过,只是会选择性的忽略。

 

 

15.

 

.

“小濑小濑~外面下雪了。”

 

 

闻声,濑名泉放下手上的书往窗外望去。

 

 

一片雪白仿佛覆盖了世界所有的颜色。

 

 

“小濑要出去看看吗?”

 

 

“不去。”

 

 

“那我一个人出去。”

 

 

“等等,小熊你过来。”

 

 

“唔?”

 

 

看着朔间凛月乖乖走近自己,濑名泉满意地点点头,然后从柜子里翻出早就织好的围巾和手套给他戴上。

 

 

“不许把围巾拿下来,手套也要好好带着。”

 

 

“小濑你是妈妈吧wwwww”

 

 

濑名泉一抬手就往朔间凛月脑袋上敲。

 

 

16.

 

 

魔法师先生已经无法将自己养大的龙当做弟弟看待了。

 

 

长大了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是因为朔间凛月看自己的眼神。

 

 

有时无意看到小熊对着自己笑,眼神就像兽类看着猎物一样。有点可怕。濑名泉摩挲手里杯子的边缘,出神地想。

 

 

17.

 

 

“小濑——”

 

 

“怎么了。”濑名泉回过神来,却发现朔间凛月不在屋子里,也不回应。

 

 

于是放下水杯,往屋外走去。

 

 

“小熊你——啊!”刚踏出屋子没多久,濑名泉就被扑倒在雪地。

 

 

等晕眩感缓过来了才睁开眼睛。

 

 

“小濑~”

 

 

漂亮的蓝眼睛瞪着朔间凛月,“臭小熊!这样很危险啊!”

 

 

“你很重,不要压在我身上,快起来。”

 

 

“不要。”

 

 

濑名泉那个气的呀,伸手就推。可朔间凛月就是纹丝不动。

 

 

没办法,作为智慧型的魔法师力气斗不过一条龙。

 

 

“做我的伴侣吧,小濑。”

 

 

“哈?你在开什么玩笑?快起来!”濑名泉奋力地挣扎起来,视线死盯着朔间凛月衣服上的扣子,就是不看他。

 

 

“我是认......”

 

 

“朔间凛月!”忽然提高的音量打断了朔间凛月未说完的话。

 

 

“回屋子里吧,这里太冷了。”

 

 

两人像是赌气般的僵持着。最终朔间凛月还是起身回屋。

 

 

屋外只剩濑名泉坐在雪地里愣愣地看着自己冻得发红的手。

 

 

18.

 

 

猛地抓起一把雪,捂到脸上。

 

 

感觉脸在发热......笨蛋小熊......

 

 

濑名泉心跳到现在也还没平复下来。

 

 

因为他刚刚在朔间凛月的眼睛里看见他自己。

 

 

倒映在眼睛里的

 

 

只有他。

 

 

19.

 

 

至那之后,朔间凛月也没有提起伴侣的事情,依旧是吃饱就睡,睡饱就吃,有时帮帮忙。倒是濑名泉不自在了一段时间。

 

 

日子依旧平淡的度过,唯一不同的似乎是濑名泉时不时看着朔间凛月的脸会心跳加速,会对他们之间亲密的肢体接触而红了脖子耳朵。

 

 

 

 

 

河面上的冰层已经融化,也到了每月一次的外出时间。濑名泉拿着东西去到城镇上交易。回到家的时候再次受到了惊吓,他看到的并不是正在睡觉的朔间凛月,而是穿了一身正经的朔间凛月。

 

 

他跪在自己的面前,仰头看着他。

 

 

“做我的伴侣吧,小濑。”

 

 

濑名泉再一次把手里的肉给吓掉了。

 

 

20.

 

 

一人一龙就这么尴尬地对视着。

 

 

濑名泉首先移开视线,再看下去估计自己一口就答应了。

 

 

“小熊......你已经恢复了,你也该回去了。”

 

 

刚说完一人一龙都愣住了。

 

 

“小濑让我......走?”朔间凛月脸上的错愕让濑名泉恨不得回到三十秒前重新来过。

 

 

但话已出口,便无法收回,濑名泉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说。

 

 

“啊...嗯...这么久没回去你哥哥肯定很担心你。”

 

 

沉默在蔓延。

 

 

久到濑名泉差点说要收回刚刚的话的时候,朔间凛月站了起来。

 

 

“那小濑,保重。”说着就往外走。

 

 

就这样,擦肩而过。

 

 

21.

 

 

高傲的魔法师先生实际上是个胆小鬼,以为自己远离了就可以不受伤害。

 

 

永远都认为如果想不被伤害,就不要有开始。

 

 

小熊走了也好......反正我还是一个人,从来就没有变过。

 

 

濑名泉披着被子,蹲坐在床角。

 

 

魔法师也是人,人的寿命比起龙族数不尽的寿命,实在是太短了。

 

 

22.

 

 

随着朔间凛月的离开,濑名泉的生活又回到独自一人的枯燥。

 

 

没有了故意拖长音的叫喊,濑名泉觉得屋子里太过安静了。

 

 

没有了温暖的拥抱,濑名泉觉得难以入睡。

 

 

不习惯。

 

 

竟然不习惯没有小熊的生活

 

 

太可怕了。

 

 

23.

 

 

最近魔法师先生很烦躁。

 

 

除了睡得不好的原因,还有他醒来就会发现他之前给小熊买的肉干在减少。

 

 

很生气。哪里来的老鼠竟然偷吃小熊的肉干。

 

 

所以濑名泉在一个晚上,往屋子里面施了魔法,然后装睡。

 

 

等到他都快睡着了,他才感应到魔法的波动。

 

 

他跟着波动追到了放干草堆的小房子。

 

 

一打开门,发现了一只大得不行的老鼠。

 

 

24.

 

 

濑名泉脸色很不好地看着躺在干草堆上的朔间凛月。

 

 

朔间凛月悠悠地向他打招呼,“小濑好~”

 

 

“你不是回家了吗?”

 

 

“我回家了呀”

 

 

濑名泉挑挑眉。

 

 

朔间凛月低下头,声音也放低了。

 

 

“有小濑的地方就是我的家。”

 

 

濑名泉哑口无言,静静地看着他。

 

 

像是决定了什么,深吸一口气,走近了朔间凛月,双手捧起他的脸,直视对方红色的双眼。

 

 

缓缓开口:

 

 

“我并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脾气有点糟糕”

 

 

“你是龙,我是人”

 

 

“我的寿命对你来说很短暂”

 

 

“我无法陪你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但是现在我愿意拿上我的余生,来做你的伴侣”

 

 

声音里是难得的温柔,朔间凛月睁大了平时好似睁不大的眼睛。

 

 

濑名泉好笑地看着他,低头送上一吻。

 

 

Finally

 

 

小濑

 

 

嗯?

 

 

其实龙族有一个伴侣契约,可以共享龙族的寿命。

 

 

......哦

 

 

 

 

 

 

 

 

 

 

 

 

 

 

其实朔间凛月对他的小濑说了谎。

 

 

他确实是因为喝了兄长制作的药物,才会变成幼年阶段;也确实是进了好友的传送阵。

 

 

不过是他自己拜托兄长制作这种药物的,还拜托了好友给他画个精准到不行的传送阵。

 

 

一切只因为龙族小王子朔间凛月无意中在那个城镇上,看见了高傲而美丽的魔法师先生。

 


END


十分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评论 ( 26 )
热度 ( 23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