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醋蛋黃魚

隨緣產糧
年更lof主
慢慢填坑

© 糖醋蛋黃魚
Powered by LOFTER

【树洞】救命,全世界都以为他们在一起了,然而并没有(上)

一个充满魔法的世界(magic

有很多种族嘿呀

*所说的公会其实有很多个,但精英公会不多且单位小。

公会knights成员只有十几个(为了保证公会的正常运作),但核心人员只有五个

*以杏哥的角度描写

搞笑演繹x

强烈的哦哦西!!!!!!!(划重点

 

【树洞】救命,全世界都以为他们在一起了,然而并没有

 

 

树洞哥你好,我来说说我工作上遇到的两个男人,我为了他们的爱情操碎了心。

 

 

事情是这样的。我在一个不能述说名字的公会工作,做一个接发任务的中介人员。我是这个工会里面活的最久的一任中介。啊,当然不是说前几任狗带了,而是没做多久就辞职了。因为这个位置实在是难受。

 

 

你不仅会短时间内胖上好几斤,还要不时被恶作剧上几番,甚至还有人无端端扯着你谈地说宇宙,日常吹妹妹有多可爱。唯一好的地方就是养眼,公会成员简直是这片大陆的颜值巅峰。有时候还能和漂亮的哥哥(以下简称靓哥)聊上最近出的护肤药剂......好吧不止一点。

 

 

然后重点来了。我们公会虽然人少,但各个都厉害得能上天。其中有两个,我们其他人都公认是一对,一个叫S另一个叫R。但是我最近忽然被S拉着谈心,主题是“我喜欢R,但是R不喜欢我怎么办”。我震惊了......简直男哭女默啊......

 

 

当时我坐在我工作的前台发呆,S一脸别扭地走过来问我:“你吃今天下午茶的蛋糕了吗?”可能我当时给他一副见鬼的表情,他脸立刻拉下来了,为了保命我疯狂点头:“掐了掐了。”吓得我口音都出来了。

 

 

为什么我会如此害怕,因为在所有公会成员里面我最怕就是S。他特别嘲讽,平时见我吃蛋糕都能嗤笑地说一句“记得要运动哦”,我一口蛋糕在嘴里,咽也不是不咽也不是。不过他人很好的,虽然脾气坏但本质是个温柔的人。而且对待工作真的特别认真,不像R那样懒得不行,睡觉是日常,醒着的时候能坐着就不会站着,能躺着就不会坐着。最重要的一点是S绝对没有R那种喜欢恶作剧的恶趣味。

 

 

而且S从没有找我这样,说过话。

 

 

我当时就慌了。

 

 

结果他还不断的问我今天天气还好吗,有元素暴雨吗,来发任务的人多吗之类的。我实在是受不了他这种明显有事但不好意思说出口,然后没话题硬着头皮找话题。就打断他,小心地问:“你是不是有事情要问?”他没有否认,只是沉默一会儿就说:“如果要送礼物给R,你觉得送什么好?”

 

 

我掐指一算,哦,原来快要到R的生日了,“......为什么要问我...你跟R关系那么好,还认识了那么久,应该比我更清楚吧。”“...最近和R发生了小矛盾,想借这次机会化解一下。”

 

 

哦,情侣之间闹矛盾,正常。我不禁点点头:“情侣之间有小吵小闹很正常,这时候你只要.....”我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谁跟你说我和那头熊是情侣了。”(S对R的爱称是熊)他脸色变得很难看。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就陷入了一度十分尴尬的场面。

 

 

“我和他......是不可能的。”这短短的一句话,我从中听出了无限的悲伤。别问我怎么听出来的,这是身为一个女人的直觉,一个女人应有的素养。

 

 

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他,只能拍拍他的肩膀。实际上我还处于懵逼的状态。

 

 

他们两个的相处状态真的特别像是一对的啊!!!!!!!!现在告诉我你俩没可能一对,这,咋回事儿啊!!!!!!!

 

 

虽然身为一个女人扎身在男人堆里不大好,但他们可能把我看成男人了。不是可能,是一定。一个前台人员有时还要身兼后勤,什么零碎杂七杂八的事情就落在我身上,连蟑螂都得我打,因为他们都怕。你说丢不丢人。我甚至怀疑我能在这个职位那么久的原因,就是因为我能打蟑螂。

 

 

平时还能一群人去其中一个的家里蹭蹭饭,我不例外的跟着去了,因为不要脸。之前就去了S和R的家里,是的,他俩同居,我当时和靓哥还纳闷了,咋情侣还分房睡啊。

 

 

然后在吃饭的过程中,他俩的举动真的特别的“谈恋爱”。为对方夹菜,S还给R擦嘴,饭后S还催促R去洗碗。关键R还真的去洗碗了!!!!!!!老天啊我当时还怀疑自己眼睛不好使了,出现幻觉了。结果S跟我们说,当初他住进来的时候说好了他做饭R洗碗。我没话说,R是那种谁的话都可以不听的,然而S说的,他都听。

 

 

而且我很仔细的观察了他们的屋子,很多地方估计都是S弄的,比如阳台上长得很好的盆栽,墙上还挂着不少各地的纪念品。我猜测要不是S,这屋子能简单到只剩白墙和家具。因为R是能够睡上一天,饿了起来吃饭,吃完继续睡的神奇生物。他根本不可能会有心思去装饰自己的屋子。

 

 

这???不是谈恋爱是啥哦…………而且你说S对R没那点心思我是一百个不信的,你跟我说R对S没意思我是一千万个不信的。真的,打死我也不信。

 

 

还有一件事令我印象特别深刻。当时我们公会大门旁边那个会客室门的门把坏了,掉了下来,上面还有金属尖锐的缺口,已经报上去保修了,但人还没来。刚好那天来公会要发任务的人多得不行。我也格外的忙,就在我啪啪啪打着系统的键盘的时候,会客室的门口传来惊呼。我一抬头就看见一个对着S不断鞠躬的女生,S对她摆摆手,脸色有些发白,皱着眉头看着自己光滑的手臂上一大道划痕。还不断流血,地上都有好些血迹。

 

 

我立刻就放下手头上的事情,冲了过去。才知道原来那个女生被人挤着了,眼看脸就要往那门把手上的缺口撞,然后S就出手挽救了一位少女差点被毁容的危机,结果变成了自己的手被划了一大口子,我哆嗦地瞅了瞅,伤口还不浅。

 

 

在我帮S止血的时候,R就走了过来。脸上的表情是我有史以来见过最可怕的。R是那种仿佛天天没睡够的懵脸,眼睛都是半睁的。然后那时候R的表情十分的,冷酷,眼里的锐利刺得我手上的力度一个没注意就让S倒吸了一口冷气。然后R就凶狠地看了我一眼。我差点连S的手都直接甩开了。幸好我的理智阻止我继续作。公会里的第一酷哥不是说笑的啊。

 

 

R走近之后,蹲下仔细地看S的伤口,之后抛了一瓶治愈药剂给我,就站起来盯着那个女生好一会儿,才走到那个门前,抬左手就把那一点都不小的门给,拆了。

 

 

拆了,整个门给拆了。

 

 

然后我亲眼看见,那么大的一扇门(我以肉眼粗略估计,那门的重量等于3个S的重量),被R单手举起来,下一秒那门就瞬间成为了灰烬。

 

 

............社会你R哥...................我瞅了瞅那个女生,脸比墙还白。

 

 

你说,除了能为了恋人做到这个地步的还能为了谁???

 

 

实话说,我们公会人少,输出和辅助位的都有,就是没有奶。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有奶妈肯加入我们公会,以至于公会里一个奶妈都没有。所以库存里的治疗药剂特别的齐全,公会的人出任务都特别小心不受重伤,也幸好他们够强。

 

 

后来我听靓哥说,在我还没任职的时候,S和R有次出任务,S为了掩护R而受重伤。打后的日子里,R就特别注意不让S受伤,连小伤都能担心上一两天。我倒想就算R愧疚也不至于这样吧,那次任务肯定还发生了什么。

 

 

那次之后,我就经常悄咪咪地观察他俩。有时S坐在一边看书,R就一定要睡在S的旁边,甚至会枕着S的大腿。这时候的S就会把手放到R的头上,轻轻地把玩着R看上去很柔软的黑发。R很嗜甜,每天不吃甜品就难受地慌,还吃得特别凶,而S就会限制R每天摄入的糖分,以防R某天因摄入糖分过高而猝死。

 

 

这种我和其他人都认为S和R在谈恋爱的日子就这么过去了,然而这时候的S跟我说,我俩没可能是一对。在那次尴尬的谈话之后,我没忍住,跑去和靓哥说了这事儿。靓哥吓得花容失色,容我去和小R沟通一下,探探底。我仿佛就像迷失回家路途的羔羊,见到了在下一个路口等我的羊妈妈,你小心点不要露馅了。靓哥脸色凝重地点点头。

 

 

我忐忑了两天,就连让我胖了十斤的罪魁祸首,零食仔,来找我分享他的宝贝零食,我都吃得心不在焉。直到靓哥找我。

 

 

靓哥脸上都是忧愁,他叹叹气跟我讲,“以我多年资深知心姐姐的经验来看,R确实对S有意思,但不知道为什么就.......唉......”

 

 

“......就什么啊?” “每次我很隐晦地暗示的时候,R都避开了这个话题。”

 

 

.......这,这都什么人啊........就不能简单点吗,喜欢就说,两情相悦就在一起。真替他们惆怅,希望广大朋友能够支几招,让我和其他人撮合撮合S和R。



-tbc-(不要有太大指望有後續(.

评论 ( 15 )
热度 ( 83 )
TOP